开元棋牌注册代理
图片
新闻正文
朱家庄
作者:    发布于:2018-11-08 11:26:24    文字:【】【】【

朱家庄往事

江学泰

 

地处县城西南20华里山郭公路穿村而过的村庄,就是索峪河的“朱家庄”。庄后是自北向南一字排开的一座山脉。山岭旖旎,林木参天,夏季山林呼啸,满山翠绿。村庄前的双郭公路外,是自北南流注入县河的索峪河。

朱家庄,又叫朱家村。其朱氏庄园很大,上下近二华里。全庄有上百户人家全姓朱,是典型的以姓氏得名的地方。

历史上的朱家庄人丁兴旺,财大气粗,全庄百户人家,就有28户大地主。自清嘉庆年间,朱家庄就“高山打鼓,远近有名”。南自过风楼、青山,东到张家岗的沐河寺和县城周边的五里铺、郭家村,西到试马街、捉马沟等地,都有朱家庄地主的土地。朱家庄财主的地多,当然雇佣的长工就多,是靠土地发家的。

但家底厚了,人胆子自然就大点。有几户财主还自开了“生漆桐油”商行和其它商铺。靠“生漆、桐油”远运汉口发了财。至民国初朱家就成了名震州县的大财主。庄主朱太寿更是声名显赫,当时的县太爷都看他的眼色行事,否则,就得卷铺盖走人。

朱家庄的地主们才起家时侯,生活还是十分节俭的。平时精打细算,省吃俭用,生活中大多用葛条根磨粉当粮,红芋叶做菜当饭吃。财主们穿的衣服虽然干净,也都是补丁摞补丁。有粮食囤着舍不得吃,积累多了就以粮换银子,置买田地庄园。

朱家庄最富有的庄主,还算朱元先了。他做人厚道,对待长工、佣人视如兄弟姐妹。佃户们旱年欠收,交不上地租时,他就也一再宽限或者免其当年的租银,从不上门逼债。长工、佣人有病或家里困难,他都出手相助。天长日久,人气旺了,势力也逐渐地大了,他把朱家庄带到了历史上辉煌鼎盛时期。由他亲手修建了“朱家祠堂”,在商南县可是赫赫有名。在索峪河边选址,祠堂地基开挖两丈多深,采用桐油和石灰座浆砌根基。修祠堂用的条石都是从汉口船运回来的。历经两年时间祠堂终于竣工落成了。青砖到顶,阴阳瓦面,琉璃瓦檐,定制箱式陶脊,青一色华山松木梁柱,通脊屋椽,古装门窗,檐上雕着刻飞禽走兽,金龙缠柱浮雕,可谓的富里堂皇,恢宏气派,远近少有。祠堂竣工庆典时,县太爷还带着全县各地的乡绅名流前来祝贺。酒宴散场后,人们都围着祠堂转,欣赏此建筑之大气,来宾个个交口称道,祠堂建设的工艺考究气派。一片赞誉之声让老庄主高兴得眉开眼笑,得意洋洋。就在此时,有一白发老者来到庄主面前,捻着自己银白胡须,笑呵呵的对庄主说:“你这祠堂盖的真是气派漂亮,名震乡里呀!但就有一宗离河太近,你就不怕龙王爷发怒毁了你的祠堂么?”老庄主一听此言甚是诲气,大煞风景,也就阵着酒兴,一改往日温文尔雅的吻。说道:“我这祠堂的根基固若金汤,坚不可摧。龙王爷要把这祠堂摧毁了,至少也要挣断他三根肋子骨”。说完还自傲的哈哈大笑,不再顾及白发老者了。不在意间那位白须老者不见了踪影。

时光眨眼就到第三年的五月二十日的这天晚上,晚饭前还是晴空万里,到了夜里的亥时十分,朱家庄周围的乌云翻滚,并向中间聚结,一时间狂风大作,雷声震天动地,倾盆大雨自天而降。不一会儿,山洪暴发,汹涌的河水在祠堂外咆哮着......。雨势越来越大,此时惊恐的人们想起了祠堂庆典中白胡子老人说的话,开始担心起来,莫不是应了老者的话,老庄主夸海口,得罪了东海龙王,今晚龙王发威要毁了祠堂。全庄的人都惊恐万状地焚香祷告,期求平安保住祠堂庄院。一时间,朱家庄慌乱起来。大人带着小孩往后山跑。呼叫声、哭喊声,唰唰的暴雨声,与一个又一个的惊天炸雷声混淆在一起,全庄人都恐怖地感到灾难马上就要降临了。躲在祠堂二楼上的学生们也吓得哇哇大哭。老庄主一面亲自焚香祷告祀求龙王开恩,一面又指挥着楼上的学生和老师下楼退进庄后的土房里去躲雨。这时站在高处的有人看见,从黑漆河出来了一条翻滚的黑浪,高过八尺,从索峪河上河下来两条波涛黑浪头,有三丈多高,每条黑浪头里都闪动着两个大如拳头的红灯笼,神似黑龙的眼睛闪亮。三条黑浪合在一起,足有八丈高的浪头,向朱家庄恶狠狠地袭来。护庄的大石石罢 决口了,不到一刻钟时间,大坝就不见了。又过了片刻,祠堂的左上角的廊道柱倒下了,祠堂屋面跨了一大网,撕开口的祠堂不一会儿就被夷为平地,过桐油灌浆的根基石头都不见了踪迹。躲在祠堂楼上没来得急逃走的几名学生和一名教书先生被洪水无情地卷走了。

在那场骇人听闻的暴雨中,朱家祠堂没有了,全庄还死了十几口人,真是朱家庄历史上一场空前的大劫难。这次劫难过后,老庄主自知夸海口,毁了自己亲手建起的祠堂和十几条性命,实乃奥悔不已。痛定思痛,老庄主考虑了很久,人老了该让位了,不久他就把庄主的位置让给了小儿子朱太寿。

朱太寿是老庄主排行老五的小儿子,他精明能干,为人谦和诚实。几经努力,不长时间就成了七乡八保里的头面人物。但此人生性要强,不愿服输。他担心自己家大业大被外人嫉妒,便在离朱家庄下面500米的张家沟口一座险峻的山头上修筑了一座石寨。石寨依山就势而建,寨有一华里长,四周建有高三丈的寨墙,寨墙中大寨套小寨,环环相扣,几个寨墙的垛处都建有了望台和炮楼。外寨墙上每隔三五尺处设有“枪眼”。石寨内的几十几间石房里储存着很多干肉和粮食,可供几百人食用一个月,这种设置实际就是一座小城堡。此时的朱太寿腰间也挎起了盒子枪,比往日显得更加威风自得了。谁知还是他的一句话,日后引来了杀身之祸。

一次朱太寿到安沟保保长家做客,酒席间保长家的长相丑陋、个子矮小的长工周占熬也想上前和朱太寿套个近乎凑个热闹,伸出又脏又黑的手,要和朱太寿划拳行令。朱太寿见此人如此相貌,心里很不舒坦,便怒斥道:“看你个贼相,还想和我猜拳,真不知道天高地大,快滚一边去!”周占熬受到如此冷遇,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口气不出,誓不为人。第二天离开安沟老家只身来到西安一个保安团,投到梅司令的手下当了兵。不几年,周占熬因聪明机灵,善于投机钻营,还当上了 “梅司令”的副官。抗日战争爆发后,县上经常要朱太寿派人当兵,出钱出粮,朱太寿感到负担太重,便窜通一帮地主大户,带着家兵围攻县城。县城没有攻破,却惊动了自西安调防驻扎县城的“梅司令”的队伍。周占熬借机请功,想带兵围剿朱太寿。朱太寿听到消息后,马上组织人马,准备粮食,带着朱家庄的人全撤进了朱家寨。为了以防万一,朱太寿还把罗家堡罗家和小栗园石家的部分人也带入了朱家寨,实际上是在关健时刻,想利用罗、石两姓的人做人质。一时间,朱家寨被周占熬带的队伍围得水泄不通。山寨被围的第七天,仍无法冲入寨门,可周占熬的士兵却被寨楼里的枪手打死了3人。山寨里人把吃饱大米的狗从垛口摔下来,以彰显山寨里有的是粮草充裕,兵强马壮,有能力守住寨子,你周占熬想破寨只能是痴心妄想。

周占熬见硬攻不成又心生一计。便整天派没有上山的罗家、石家的人向寨上喊话,想动员寨里人里营外合,破门夺寨。寨上罗石两姓的人知道围寨的人只是要杀仇人朱太寿等朱家人,不会伤害其他人,便以种种借口吵着要下寨。到了被围的的第十五天深夜,有人阵把门安保疲惫熟睡之机,悄悄地打开寨门时,围在寨门外的周占熬人马,乘机带着队伍冲进寨子把朱太寿杀了。朱家寨破了,多日枪炮连天的山野一下子平静了下来,但朱家庄却整日沉浸在亲人被杀、财物被抢的哀嚎之中。周占熬虽然报了酒宴中的“羞辱之仇”,但在几个月后,他自过风楼作歹返回途中,在小粟园扁路下,又被朱家庄的乡丁杀死在河边。

历史上的朱家庄从兴起走向颓败,上演了一幕幕让人叹息的大戏。时至今日,每当人们议论朱家庄的往事,或站在朱家寨的遗址前,就会想到:一个家族的兴衰或许和一个人多舛的命运一样,有着很多的不幸和无奈。

尔今的朱家庄,在党的富民政策的引领下,朱家庄人仍不甘落后,奋起直追,竞相打拼致富,一改昔日的残垣断壁,村庄变样了,生活发展了,更重要的是人的重大变化,逐应社会潮流,自力自强了,都有着各自的发家梦想。

 

当前位置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商南县党史县志研究室 电话:0914-6321427  邮箱:sndsxz@163.com 
技术支持:商南县城关镇叶子信息工程服务中心 陕ICP备09014163号